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海上记忆·浦东30年】童年的那片垃圾场,后来变成了浦东机场

2020年05月21日 03:22 来源:未知 人气: 手机版

广汉天气,老铁电影网,金蝉的养殖

1989年夏末,正在责任田里帮父母插秧的晓峰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晓峰在裤腿上擦掉满手泥浆,接过邮递员递过来的信封。烈日暴晒下的水田闪烁着耀眼的光斑,晓峰的眼睛几乎无法睁开,然而,印有“上海财经大学”字样的信封还是让他确信,未来,他将告别农田,告别烈日下的劳作。

母亲惊喜的呼唤声引来乡邻的围观,浦东方言的赞叹和议论声此起彼伏,同时夹杂着对自家孩子的训斥声:

晓峰“侠扎”囝!晓峰争气宝!

你看看人家晓峰,哪像你,讨债鬼!

“侠扎”,在浦东方言中,是聪明能干又懂事的意思。晓峰看了一眼与他同样站在水田里的姐姐。姐姐戴着一顶草帽,额头淌下的汗水滴到鼻尖,脸色通红,似乎,眼圈也红了。晓峰想,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刺激到了姐姐,原本,她也可以拥有同样的荣耀。

五年前,晓峰的姐姐晓燕初中毕业,晓燕成绩不错,上高中没问题。可父亲说,读书有什么用?要是考上个大学,还要养你7、8年。看看隔壁毛妹妹,比你还小2岁,养长毛兔给家里挣钱,剪兔毛一年就300元,房子都造起来了!1984年,没有一个农民靠种田能挣到300元,哪怕是上海的农村。

晓燕没有再念书,她果然养起了长毛兔,家里的柴房成了兔窝,最多的时候,她养了30只兔子。

晓峰初中毕业时,晓燕养的30只长毛兔只剩下8只。那段日子,晓峰吃得最多的营养品是兔肉:红烧兔肉、兔肉煮土豆、风干咸兔肉……父亲不懂有关供求关系的经济规律,但他知道,村里家家养长毛兔,兔毛已卖不出价。对于兔毛的贬值,晓峰只是庆幸,他可以继续升学念高中而不需要努力说服父亲,只是,他为姐姐感到遗憾。晓燕无法靠养兔挣钱,她将与他们的父母一样,成为农民。

晓峰要去中山北一路的上海财经大学报道,一家人商量着要怎么去?晓燕只说了两个字:差头(出租车)……就被父亲打断:日脚不过啦?脱底棺材!

“脱底棺材”也是浦东方言,就是指那种吃光用光不留家底的烂人。那时候,上海已经有出租车,很多人知道“差头”,却从来舍不得亲自去坐一回“差头”。叫“差头”的建议还未提出就被否决,父亲说:就坐公共汽车,晓燕陪晓峰去,又不是去外地插队落户,不用全家人一起送。

临行前,母亲对一双儿女千叮万嘱:不要从陆家嘴轮渡过江,人太多,挤来挤去,要挤死人的。其实晓峰的家,远在浦东靠海的乡下。晓峰的母亲并不清楚,从他们所住的海边小镇去往上海财经大学,最短捷的路途是一个小时的沪川线,到达庆宁寺渡口,坐轮渡过黄浦江,他们不需要在陆家嘴摆渡。

那一年,上海率先开始房改试点,晓峰成了全国首届房地产财会专业大学生,上海财经大学成为开先河者。大学一年级,晓峰每个周末都要花费两个小时从学校回家,周日晚上再花两个小时回市区的大学。那天,晓峰在沪川线起点站排队等车,天降大雨,晓峰没带伞,但又舍不得放弃排到一半的队伍去找屋檐避雨,只好任凭雨水冲刷。排在他身后的年轻姑娘撑起一把伞,往他头顶微微倾斜。队伍缓缓前移,那把遮住一角雨帘的伞一直紧随着他,他目不斜视,不敢回头。沪川线一辆一辆开来,双节巨龙公交车接走一车车乘客,半小时后,晓峰终于上车,头顶的伞也收了起来,青涩的乡下男孩,自始至终没有回头说一声“谢谢”。

1991年初冬,晓峰正上大学二年级,南浦大桥通车,与此同时,杨浦大桥的建设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两年后,杨浦大桥通车,晓峰从家里到学校,再也不需要到庆宁寺码头换摆渡轮船,他可以坐上那班叫作“大桥四线”或者“大桥五线”的公交车,经过杨浦大桥,越过黄浦江,到达他的大学。

本文地址: http://www.hksjt.com/kejizhishi/2764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昆山市巴城镇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昆山市石牌中学二期空调更正公告

上一篇:虹桥机场安检发布“五一”出行提示 做好三道“加法题”让出行安全顺畅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晓峰 长毛兔 黄浦江 晓燕 大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8 昆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